南紫新闻

    您所在的位置:南紫新闻>文化>王国维、罗振玉与其“四大弟子”——第二代甲骨学者,彼此间有着

王国维、罗振玉与其“四大弟子”——第二代甲骨学者,彼此间有着

发表日期:2019-10-23 14:54:42 | 点击数: 4956 次

导读: 本文刊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第40期,原文标题《“四大弟子”,第二代甲骨学者》,严禁私自转载,侵权必究文/郜超继罗振玉、王国维之后,他们的“四大弟子”——唐兰、容庚、柯昌济、商承祚——成为最重

本文发表在2019年第40期《三联生活周刊》上,原标题为“第二代甲骨文学者四弟子”。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起诉。

温/高朝

继罗振宇和王国维之后,他们的“四大弟子”——唐兰、容庚、柯昌济和汤成佐——成为最重要的第二代甲骨文学者,将中华民国至新中国古代书法的发展联系在一起。1923年,王国维为汤成佐的《殷墟勒温辨》写序言时,他第一次把四个人并列起来:“我见过四个在这个时代很虚弱的中国古代文人。”那一年,汤成佐和柯昌吉只有21岁,唐兰22岁,容庚最大,只有30岁。

这四个人都在罗振宇和王国维受过教育,彼此关系密切。1922年夏天,罗振宇把容庚介绍给汤成佐。听了这话,汤成佐喜出望外。“我从事甲骨文。他从事甲骨铭文。他和商周有联系。他是一个有着相似兴趣的同胞。”两人像以前一样合得来,开启了60年的友谊。1924年,尚成佐考入北京大学研究所中文系。第二年,他在东南大学担任讲师。抗日战争期间,他经历了几次。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我国高等教育机构的院系在1952年进行了调整。尚成佐和容庚携手在合并后的新中山大学招收研究生。

容庚与“贾古寺堂”有过接触。当他进入北京大学时,罗振宇介绍了他。他和董作斌一起在北京大学研究所学习,一直呆在北京直到抗日战争结束。在燕京大学教书时,容庚曾经给在日本的郭沫若送去书籍和资料。郭深深感激。1927年,王国维前天沉昆明湖时与容庚进行了长谈。悲剧发生后,容庚“无意识地在尸体旁放声大哭,为世界悲伤,为自己的隐私哭泣”。

王国维也对“四门徒”中的其他三个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除了为荣尚之外,他还亲自指导唐兰和柯昌济的学术研究。

唐兰来自浙江省的一个商人家庭。王国维说他“从书中看到一切”。唐兰在无锡专门从事汉语研究,并修改了罗振宇翻译的甲骨铭文。他受到罗的称赞,并由罗介绍给王国维。后来,唐兰北上天津学习诗歌和音韵学,故宫金文,北京大学的金文和古籍新校样,代表董作斌学习甲骨文。尽管由于兴趣广泛,写书往往无法实现最初的计划,但唐兰“孤学”的发展使古代写作成为一种可以通过个人研究在课堂上教授的学科体系,并为古代写作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柯昌济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他的父亲柯绍文是《新苑史》的作者。在父亲的安排下,柯昌济和哥哥分别向王国维和罗振宇鞠躬。王国维在信中鼓励柯昌济坚持不懈,拓展学术领域。未来是无限的。1921年,年仅19岁的柯昌济出版了《尹序书补编》。虽然有些人把这本书的正确和错误解释的比例计算为1: 3,但它在甲骨文科学史上仍有其独特的地位。柯昌吉1925年毕业于清华文史学院,抗战时期曾在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担任讲师。新中国成立后,他在山东、上海等地的研究机构工作。

唐兰在北京度过了他的余生。他通勤于紫禁城和北京大学之间,从事研究和教学。学生中有一群著名的考古学家和语言学家,如朱席德和高明。

容庚的《金文辨》于1959年出版,共收录18000多字,是古代汉字研究者必备的词典。与本书关系密切的罗振宇和王国维都没有看到容庚的这个版本,但当年的王骆知学已经在学术界展开了枝叶。

(参考书目:《容庚传》,夏合顺农心著;黄一飞的《唐兰先生的生平和学术贡献》;侯树勇的《王国维不完整的帝王书写考辨》:范昌熙《从殷墟补遗看柯昌济早期甲骨文研究》

相关标签:
上一篇:澳门海关加强巡查侵权售假行为 提高商户守法意识下一篇:六合农民画“穿”在身上惊艳走四方

精彩推荐: